[公告] 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每日星座運勢測算[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全新改版![公告] 痞客邦「應用市集」新 App 上架-iFontCloud Professional[公告] 痞客邦後台發表文章提供插入多張圖片新功能[公告]痞客邦新服務上線 部落客商店聚集就在《痞市集》
刊物資訊
《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Sexuality》《50個小衝動》與《結婚本》委託月見草國內/海外通販。 海外通販 露天拍賣
手邊只剩《愛情是可以被馴養的》殘本,欲通販者可私噗或留言詢問。

*R18注意

*職業設定

*請搭配185Q的惡魔小黃瀨一起服用

 

 

自從上次做了黃瀨劫機的夢之後,青峰便一直疑神疑鬼的。 


不但強硬監控著黃瀨的班表,甚至有時候還會要求黃瀨飛機一落地便打電話給他報平安。


有假的日子就和黃瀨形影不離,或是要他照三餐打電話報告行蹤。


黃瀨雖然覺得青峰的行為有點莫名其妙又有點霸道,但是他卻也享受著另一伴難得的重視以及黏人,被監視的心花怒放。

他無意間跟黑子提起這事的時候,黑子不禁搖頭嘆息了下。


真是什麼鍋配什麼蓋,青峰無理的行為只要到了黃瀨的眼裡就會被美化一百倍,心甘情願的被牽著鼻子走,甚至還會替青峰出一堆亂七八糟的主意。

『黃瀨君不要總是讓著他。』一邊搬起腳邊的遊戲櫃,黑子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讓什麼?』正興匆匆的要幫黑子整理遊戲室的黃瀨聽了後抬起頭來望著黑子。

『黃瀨君只要過得幸福就好。』

抽出手來摸摸黃瀨的頭頂,柔軟的髮絲被揉得凌亂。

只有在黃瀨蹲下的時候黑子才會這麼做,他覺得這才是他和黃瀨最近的距離。

黃瀨也總是在需要安慰的時候跑去黑子家裡,坐在地板上偎靠在黑子的腳邊尋求溫暖。

雖然最後總是會被火神趕走就是了。

『嗯。』黃瀨對著黑子笑著,眼眸裡滿是滿足。


夜裡,黃瀨因為剛飛完一趟當日來回的短程線,早早的就上床補眠了,青峰則是因為隔日排休,所以比較晚下班,回到家的時候黃瀨都已經不知睡到哪一國去了。

青峰沖完澡,拿毛巾隨便將短髮拭乾,也倒向床鋪。

『小青峰...』纖長的能夠媲美睫毛膏廣告裡任何一個女星的眼睫微顫,像是被打擾到一般咕噥了聲,黃瀨朝青峰偎去,沉睡。

青峰此刻也是累得無法做任何他腦袋裡現在浮現的事,只能用鼻頭蹭了下黃瀨柔軟的臉龐,然後也睡了。


 


 



緊閉的眼眸猛地睜開,青峰瞇眼瞪著眼前白的不可思議的天花板。

這不是他的房間。

他房間的天花板才沒這麼無聊。

他轉頭,卻被胸前傳來的猛烈刺痛給痛的倒抽了口冷氣。

『該死。』

低頭檢查胸前的傷口,卻是被繃帶給裹的嚴實。

『你醒了。』

推門進來的正是警局局長,身後跟著一票同事。

『這次是你衝動了大輝。』局長毫不留情的一掌拍向青峰的肩膀,疼得他齜牙裂嘴。

『冒失的衝進去,一個不好搞得全機都要陪葬就糟了。』

黃瀨!

青峰的腦子裡瞬間跳出這兩個字,他脫口而出。

『黃瀨呢?』

『你是說那班飛機的機長嗎,好險他人也沒事,平安的把飛機掉頭降落,也做完筆錄了。』局長只當是青峰擔心人質安全,沒甚麼在意便說了。


青峰默然。

黃瀨是劫機犯同夥這件事,他還沒想好該怎麼辦。

所以也沒打算現在就揭發他,他甚至認為他如果現在說出來,只會被其他人認為他得了幻想症吧。

更多的,其實是他心底的小小執念,他不願意讓黃瀨栽在別人手中。

能夠捉住黃瀨的,只有自己而已。

腦子裡還在轉著這些,他一邊掙扎著就想下床,卻被好幾隻手給攔住。

『我要出院!』他嚷著。


『你胸口那槍差一點就打破肺葉,傷口還沒好前不准下床。』一群人七手八腳又把他推回病床上。

『我要回去辦 hijack 的案子!』

『把他給我綁起來。』能坐上警局局長這位子的當然也不是什麼好對付的對象,直接就下令手下把青峰的手給牢牢銬在床頭的柱子上。


『我們會輪班過來監視你的,好好養病吧大輝。』

局長說完便離開了病房,末了還不忘通知護士,別把青峰手上的手銬給解了。

青峰於是只能鬱悶的呆在病床上哪裡都不能去。

晚上了,留在旁邊看顧的同事也打著哈欠回家休息去了,微暗的病房裡只剩青峰。

他也放棄了掙脫,無力的倒在病床上。

或許是藥物的關係,他覺得頭總是很暈想睡,這一會沒人跟他說話便開始打盹,託人從家裡帶來的小麻衣寫真集就這樣擱在胸前。


門悄悄的開了,開門的人像是顧慮什麼一般,沒有直接將門拉開,只是移開了一條縫隙朝裡面張望了下,確認了裡面只剩青峰一人,才快速閃身而入關門落鎖。

在黑暗中摸索著,等眼睛適應了黑暗後才走到床邊,伸手輕觸著青峰的臉頰,卻被青峰反手一把握住。

『你來幹嘛。』

青峰的聲音冷硬的沒有一絲溫度。

來人只是笑笑,試著想掙脫青峰的鉗制,拽了幾下手腕仍是被青峰牢牢握著只好放棄。

『小青峰你抓痛我了。』說著像是撒嬌的話,黃瀨臉上的表情卻一點撒嬌的意味也沒有。

『你還對我開了兩槍,抓一下不算過分吧。』青峰冷哼。

『真應該直接殺了你的,但是又捨不得。你說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呢小青峰。』手指撫上青峰另一邊的臉頰,黃瀨側首落下一吻。


『你會後悔沒殺了我的。』

『看在小青峰受傷這麼可憐的份上,來做點會讓你開心的事吧。』黃瀨輕笑著躲過了這話題,單手撐著爬上床鋪,跪在青峰腿間。


青峰一直沒將黃瀨的另一隻手放開,黃瀨倒也沒介意,單手探入病人服內磨蹭。


冰涼的手指沿著寬鬆的褲頭探入,一把拉下褲子,準確的抓握住青峰疲軟的下身。

青峰垂著眼看著黃瀨在他腿間的動作,這一切看起來依舊那麼熟悉,就像每晚他下班回家後總會叫黃瀨做的事。

但是現在做的人卻突然變得陌生,陌生到他都要不認識了。

這家夥...真的是他從國中就認識的那個人嗎?

單手套弄著青峰的欲望,黃瀨伸舌舔了下未勃起的前端,滿意的感覺到青峰的立即反應。

『吶,小青峰,單手弄很不順手耶,你真的不放開我嗎?』

抬起像貓一般的媚眼,黃瀨眨著眼說。

青峰閉上眼,不想看到自己最熟悉的臉龐露出陌生的戲謔表情,他無動於衷的緊扣著對方的手腕。

『真無情呢,小青峰不是最喜歡看我幫你舔了嗎。』

一邊說著,黃瀨手上的動作沒有停,套弄著已經開始有反應的下身。

青峰緊咬著牙,不願承認他對這樣陌生的黃瀨仍舊是飛快的起了反應,就像往常一樣,這家夥什麼都不用做就能讓他欲望高漲。

冰涼的手掌向下撫弄根部,前端被濕熱的口腔包圍。

黃瀨舔吮著青峰的下身,將它舔得發硬發燙,才張口含入,青峰的分量總是讓他嘴巴張得生疼,但是看見青峰舒服的模樣他也開心了,所以才總是聽話的替對方服務。


齒尖輕刮著柱身,舌頭舔過,他能感覺到青峰的顫抖以及快意。單單是這樣替青峰舔著黃瀨自己也勃起了,難耐的扭著身子,手也從撫弄青峰改成探進自己的褲頭內撫摩。


不滿於只有嘴巴的服務,青峰鬆開了黃瀨的另一隻手。

發熱的掌心貼上底下冰涼的囊袋,讓他舒服的簡直要呻吟出來。大掌壓著黃瀨的頭,在不牽動傷口的範圍,青峰挺動著下身,深深抵入黃瀨的喉嚨,逼出了幾滴淚水。


腥澀味直衝入喉,青峰在黃瀨口中併發,然後靠著床沿喘氣。

黃瀨抬起頭,在青峰的注視下舔去嘴角的腥白。

然後半跪起身,褪去衣服。

『只有小青峰自己一個爽是不行的喔。』

褪去衣物,黃瀨重新趴回青峰腿間,捧起發洩過後疲軟的下身,將上頭殘餘的精液舔去。然後再次細細的舔吮了起來。

高潮過後仍然敏感的下身承受不住太多刺激,再次充血勃發。

『精神真好。』吐出口中的粗碩,黃瀨不懷好意的用手指輕彈了下。

他匍匐著壓上了青峰的身子,手臂撐著沒有壓到對方的胸口,黃瀨咬住青峰的耳朵喃喃道。

『真想要上你呢小青峰...』

青峰瞪著黃瀨,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平日總躺在他身下喘著氣要他快一點的人口中說出。

黃瀨勾起嘴角的笑痕,繼續說。

『一想到可以上小青峰就讓我興奮的不得了呢,但是看在你受傷的份上還是不要讓你太刺激好了。』輕輕的嘆了口氣,失望極了。


熟悉的將臀湊上青峰的硬挺,黃瀨緩緩坐下,但是撐著身體的手臂卻是在微微發抖。

是疼吧,平日總是要用掉半罐潤滑液才能進去的,現在卻什麼也沒用,單靠著兩人的體液便硬上了,這要不疼才怪。

費了好一番功夫總算是坐下了,黃瀨的下身卻是無精打采的垂下了頭。

黃瀨手撐在青峰的小腹上喘著氣,休息了好一會才緩慢的移動著身子,磨蹭著。

體內飽滿的粗碩一下下的擦過敏感的內壁,當碰觸到某個點時,黃瀨不禁打著哆嗦,微軟的下身更是瞬間挺起。

青峰注意到了他的變化,大掌直接握住黃瀨的腰,抵住那令他發狂的部位便開始挺弄。

這也是他的劣根性吧,縱使之前被黃瀨擺弄得再不愉快,心裡頭有再多憤恨,眼下看見黃瀨失神高潮的表情又讓他失去理智的忍不住了。


被捉住敏感點的黃瀨禁不起青峰的抽刺,前列腺高潮來的又急又猛,下身抽蓄著射出一股股腥白液體。

緊縮的內壁死死咬著青峰的硬挺,讓他的抽弄變的更加困難。

不料黃瀨從高潮過後的失神中回復過來便抬起身子,讓青峰從他體內滑出。

黃瀨膝蓋微顫著往前挪了下,將沾滿了精液的下身湊到青峰嘴邊。

『小青峰這次該輪到你幫我了吧。』

沙啞的嗓音有著比平時還要多的欲望潛藏。

微腥的下身就這樣抵著青峰的唇,只要他一張口,黃瀨便會趁機抵上。

不甘願的張口將黃瀨含入,青峰想著黃瀨平時替他服務的樣子開始舔吮對方。

微啞的呻吟竄入耳中,青峰抬眼看見黃瀨脹紅的臉頰。

這樣子的黃瀨,他怎麼都看不膩看不夠,只想要更多。

『小青峰真的不管做什麼都很厲害呢。』

黃瀨喘著氣從青峰口中退出重新變得飽滿的下身。

平復了下呼吸後,他湊上唇輕吻著青峰,手指輕點著青峰的臀,輕輕擠入一根指頭。

黃瀨眼明手快的握住青峰揮來阻擋的手,另一隻手仍是慢條斯理的探入青峰後身。

青峰心裡不知道把局長罵了幾百萬次,要不是他把自己給銬著,他會任由黃瀨這樣胡來嗎!

試探的手指變成兩指,輕緩的擴張著適應。

似乎是覺得差不多了,黃瀨將自己置身在青峰腿間。

前端抵著剛剛被擴張過的臀上,緩緩刺入。

『小青峰不要掙扎,小心傷口裂開。』

黃瀨幾乎是咬著牙才說出口,然後在青峰沒有防備的時候一股作氣將自己送入青峰體內。

青峰簡直要罵髒話了,好在黃瀨進去後便停下動作,讓他的痛感稍稍減緩了些。

『小青峰的裡面跟我想像中的一樣爽呢。』

黃瀨在青峰耳邊低喃著。

青峰撇開頭,他不想再面對黃瀨這張臉。

對於青峰的反應黃瀨也只是笑笑,然後開始抽動下身。

但是礙於青峰的胸口有傷口,他也不敢太恣意妄為的亂來。

只是小幅度的抽動著,然後在某個範圍內磨蹭尋找著。

當黃瀨終於抵住那塊敏感點時,青峰終於明白為什麼每次黃瀨高潮後總是會短暫失神甚至是昏迷,畢竟從神經末端直接傳送上來的快感著實太過驚人。


連他也忍受不住這樣的刺激,敗在前列腺高潮的腳下,沒多久便射了。

只是在他體內的黃瀨可不管這麼多,只是持續著他的抽刺一直到高潮。

射了兩次的黃瀨此刻也是有點腿軟,但仍是硬撐著身子到浴室擰了條毛巾將自己以及青峰身上的穢物給擦乾淨。

『小青峰不想要明天早上被護士小姐誤會吧,病人還這麼勁力旺盛可不是好事呢。』他笑著說。

然後他套上被拋在地上的衣服,上前拉好青峰的病人袍。

轉身離去前還轉頭拋了個飛吻。

『沒有把小青峰殺掉真的是太好了喔。』而後笑得一臉滿足得走了。

青峰則是在高潮過後的疲憊,以及藥物的作用下昏沉的睡著了。


 


不用張開眼,青峰就知道自己褲子裡那黏膩冰涼的感覺是什麼。

他夢遺了。

感覺到手臂上的重量,他側首看向枕著自己手臂當枕頭的人。

黃瀨金色的髮絲散在頰旁,襯著一早的陽光,閃閃發亮。

青峰知道他又做夢了。

每次都做這種夢,他該不會是有被虐妄想症吧,青峰不禁鬱悶了一下子。

相較於夢裡的那個"黃瀨",現在這個在自己懷裡熟睡的黃瀨簡直是天使。忍不住湊上去吻了下,卻把對方給吵醒了。

『小青峰早安。』

黃瀨揉著眼睛,露出了迷濛的微笑。

他剛才好像感覺到小青峰在親他,早安吻好浪漫喔喔喔嗚喔喔喔。

『一起去吃早餐吧。』青峰下床後朝浴室走去,他還要去清理褲子上的慘烈。

『小青峰,我愛你喔。』

後頭突然傳來這句話,青峰停下腳步回頭,黃瀨側躺在床上,背對著陽光朝他微笑著,那笑裡包含著許多情緒。

『嗯。』青峰撇開頭,掩飾著臉上的臊紅,匆匆逃進浴室。


過了好半晌才從浴室裡傳出來,

『我也是。』


就因為這句話,黃瀨這一整天都笑得合不攏嘴。


TBC

-------------------------------------

欸TBC還是END啊,再看看再看看。

惡魔黃威力驚人,一出場立馬爆字數(痛苦倒地)。




, , , ,

Posted by Chiann/茜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

Post Comment
  • 青黃吧!
  • 啊....黃x青也好萌啊....

    能看到這篇死了也沒遺憾了 (淚奔~~
  • 黃青真的萌萌~~~但是總覺得有點難掌控啊www

    Chiann/茜 replied in 2013/04/23 23:30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